商事制度改革以来,随着顶层设计的不断完善和各项措施的扎根,工商登记长期积压的一大批问题得到了解决,理论创新和实践探索取得了丰硕成果,得到了政府、社会和企业的高度肯定。随着改革的深入,业务范围登记已成为一线登记人员反映审计困难、集中的领域之一。作为切入点,优化和完善经营范围登记具有重要意义。

现行的经营范围登记管理制度的概念和基本框架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计划经济时期,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经营范围作为市场主体登记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深深地嵌入我国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围绕“经营范围”,有很多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很多行政部门都是靠经营范围登记来履行职责的。

从我国经济发展的现状来看,企业的经营范围,特别是“一般经营事项”,将逐渐弱化甚至消失。如“营改增”税制改革后,原本因经营范围与企业纠结的“营业税”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与此同时,围绕业务范围仍有许多法律法规和制度设计,彻底改革的窗口期尚未到来。因此,保留企业经营范围登记是必要的,但必须进行改革,包括技术调整和细节修复,以及立法层面的制度创新。应从建立和完善统一规范的大市场的高度来考虑。

目前,经营范围登记的主要矛盾有:

一是申请人与工商部门、行业主管部门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对经营范围的表述模糊,国民经济贸易分类法在经营范围的描述上并不实用。在申请经营范围时,申请人没有特别明确的说明,也不知道如何表达。申请通常是口头的。同时,工商部门与工商主管部门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以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的经营范围与《行业准入许可证》声明不一致,致使申请人重新申请注册。

二是工商部门登记标准不统一。由于缺乏统一、规范、实用的参考,各工商部门核定的经营范围规模不统一,同一经营行为在省、市、甚至区之间的表述也不尽相同,这就给不知道如何填报的申请人带来了困难申请表。

三是实际经营需要与经营范围法律属性的矛盾。根据《行政许可法》,经营范围登记属于行政许可,是行政机关对企业的一种授权行为。这就导致了社会上用经营范围来判断企业的合法经营边界,进而将经营范围过度解读为具体的经营项目。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招标、签订合同,甲方要求乙方在其经营范围内包括一项非常具体的业务;二是税收征管,以经营范围作为核定营业税和领取发票的主要依据。

四是新兴产业快速发展与经营范围之间的矛盾难以适用。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各种新兴产业、新业态层出不穷。行业准入法律法规的修订明显滞后。行业主管部门对一些新兴行业分类模糊,监管职责不清。然而,企业范围登记的主要参考文献《国民经济产业分类》历经七年更新,严重滞后于自行车共享、区块链等新兴产业没有明确的分类。

规范业务范围的表述。建立**统一版本的经营范围规范标准数据库,通过对现有企业经营范围的分析,并参考相关**标准注释和《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标)》的说明,建立以标准化数据库为主框架建立国民经济大、中、小类产业,并由工商总局实施动态更新。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副省级城市独立增加维修权限,各地区自主维修内容直接上报**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统一实时更新。在注册系统中开发了智能填报功能,申请人可以从系统提供的业务范围中自主选择,也可以探索批准的经营范围,作为申请人参考。

建立信息披露机制。业务范围标准条款标准数据库将向公众开放,供公众独立查询,使公众能够清楚地了解一般业务事项的标准表述条款和特许经营事项对应的经营范围标准用语,解决工商部门、行业主管部门和投资者之间因信息不对称而引发的登记矛盾。

实行“主营业务+独立申报”的登记模式。逐步改革现有的注册模式,将“主营业务”和“一般业务”分开法定登记项目中的“主营业务”包括主营业务、限制经营和特许经营;“一般业务”作为信息收集项目,不涉及特许经营、限制经营或者禁止经营的,由申请人填写并公告。